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
首页 | 领导活动 | 新闻中心 | 理论党建 | 专题专栏 | 民和县情 | 民和旅游 | 招商经贸 | 工作探讨 | 文艺绿洲 | 精神文明 | 关注民生 | 信息动态
  您现在的位置: 民和新闻网文艺绿洲 →正文
小 巷
来源: 海东时报
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4:24:12
编辑: 民和新闻网

  □白林娟

  这个季节,我牵着母亲的手走进了久违的小巷。满地干枯的树叶铺在地上,两家废弃的老宅破旧不堪,一只小黄狗安静地趴在院子里,眯着的眼角似乎是结了痂的眼泪。

  “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……”我与小巷别离已有多年,那个时候,又破又旧的小巷不过三里远,但总能看到大人在麦场里晒粮食、傍晚时分有牛羊饱食鲜草后挪步回家,孩童追着小鸡嬉戏打闹……那些日子仿佛都与理想有关,快乐来的更是简单。

  如今,承载了几代人记忆的小巷早已不再热闹,剩下的多是冷清和安静,母亲一边叹息一边流泪。

  我对于小巷的记忆是残缺的,但十分深刻。前几日搬家,母亲拿出了一个陈旧的红色皮箱,里面是一封信和几张黑白底的照片。母亲说,照片上是年轻时候的姥爷。

  那个下午,我看着信,母亲看着照片,我们没有言语,但我知道,泪水早已浸润了她的心田。

  信是从北京寄来的。信上说,李锦秀同志在战火纷飞和白色恐怖的岁月里,为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,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,建国后,仍然一如既往地奉献出了自己的光和热。

  如果不是这封信,我只知道姥爷参加过抗美援朝,躲过枪林弹雨,是幸存下来的革命战士。这封信解开了我对于姥爷疑惑多年并渴望了解的曾经。

  上个世纪90年代的农村并不富裕。遇上停电的夜晚,老宅里点起煤油灯,微弱的灯光使整个房子暗暗的,但家里人都在,很是温馨。

  从我记事起,姥爷已是古稀之年,他常常穿着一套中山装,每天坐在屋檐下用半导体收音机收听新闻,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严的人。

  每个清晨,天空渐渐露白的时候,小巷里的第一缕炊烟从老宅升起。炊烟一缕缕地飘远,别的人家拿出前一日的锅盔端上了炕桌,而姥爷像往常一样蒸了新鲜的馒头,大小形状一致,热气腾腾。

  傍晚来临,成群的牛羊在道上撒了一路的粪便,赶着牛羊的老人背着背篓拿着夹子一块不剩地捡回了家。等别的人家做好了饭时,表哥才赶着饮足了水的骡子往巷子里走来。那个年代,全村人都指着半山腰一口自然形成的山泉解决吃水问题。姥爷总是嘱咐表哥,要先帮忙给老人和妇女舀水。于是,表哥便成了巷子里最后一个回家的人。

  除了那匹黝黑高大的骡子,姥爷还养了一只大白狗,取名叫东东。老宅门口便是麦场,每年庄稼秋收的时候,东东便自觉地夜宿在麦场看护着粮食。

  那一年的秋收,寒冷来得有些早。清晨,老宅的双扇大门打开了,而东东却没有像往前一样跑来,老爷找遍了周围的村子,始终没见到东东的影子,有人说,东东定是被馋鬼抓去吃了肉……

  从此,我便时常能看到姥爷坐在院子里抽着闷烟,一大口一大口……

  天渐渐热了起来,屋檐下竹篮窝里的鸽子扑腾着,风一吹,羽毛飘得身上、屋里,到处都是,直叫人心烦。

  “阿爸(叔叔),我出门(外出打工)了,出门回来再来看你”,姥爷的侄儿在炕头前轻声地告别。姥爷病了,一夜一夜地咳嗽,饭菜也咽不下一口。

  侄儿走后的那个下午,阳光照着小巷,照着老宅。姥爷被搀扶着躺到了院子里。阳光下,我看到了他深凹的眼,布满青筋和黑斑的枯竹似的手。我看着他,他望着我,他的眼里分明有割舍不下的牵挂。我把冰棍放到姥爷的嘴边,融化的冰棍一滴一滴滴到他发白的嘴唇上,姥爷轻轻一抿,用力咽了下去。那是他那一日唯一“吃”到的食物。那一天,我正好满7岁。

  四天后,老宅里的哭声穿透了小巷。我清楚地看到父亲用黄纸遮住了姥爷的遗容,父亲大颗大颗的泪珠落在纸上,将纸一点点地浸湿。

  第三日,长长的送行队伍穿过了小巷。

  从此,老宅的饭桌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热气腾腾的白馒头。

  一晃多年过去了,老宅屋顶上防雨的塑料铺了一层又一层,但舅舅家的新房子却建在了茅草屋的位置,老宅依然是老宅。舅舅的这份“心思”一直感动着我,我知道,这份“心思”里有爱、有怀念、更有对家风的传承。

  搀扶着母亲走出小巷,我的视线顷刻间模糊了。朦胧的泪眼中,我依稀看到了那长长的、长长的送行队伍……

相关新闻↓
    [ 返回首页 ] [ 打印 ] [ 进入青新论坛 ] [ 关闭窗口 ]
   
 
 
友情链接
 
青海新闻网 | 青海羚网 | 青海电视台 | 青海日报 | 西海都市报 | 西宁晚报 | 青海法制报 | 西海农民报 | 民和旅游网 | 民和政协网
 
本网站由中共民和县委宣传部 县新闻中心策划 主办 联系电话:0972—8522092
 
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